日本av女优放尿在线播放
歡迎瀏覽中國儲能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儲能應用協會 > 產業觀察  返回

疫情下的動力電池供應鏈

作者:陸三金 來源:建約車評 發布時間:2020-02-12 瀏覽:
分享到:

全國生產類企業節后復工要過三個關,首先是當地政府的復工批準,其次防護物資要到位,最后是大量的外地員工還需要完成返崗。這三關對于廣大的中小企業來說是關關難過,大多數企業采取的方式是“等”。大面積的延期開工,導致了整個產業鏈處于近乎“癱瘓”狀態,在動力電池行業優質供給本就不多的情況下,供應的問題將會雪上加霜。

2月11日,在國內企業剛剛陸續開工之際,遠在歐洲的捷豹I-Pace卻被曝出因LG化學電池供應短缺,將從2月17日開始暫停I-Pace的生產一周。

另據韓媒報道,保時捷Taycan近期向LG化學訂購了6000臺車的電池,但僅收到了3000個。

特斯拉和松下也一度因為電池產能問題鬧得不太愉快,后來又在中國引入LG化學、寧德時代,試圖通過三家供應商來滿足特斯拉產能以及低成本的野心。

優質電池產能的短缺已經成了世界性的難題。

不論是汽車新貴還是傳統巨頭,他們把希望寄托在中國人身上,紛紛與中國企業簽協議,下訂單。

受補貼政策驅動,中國人在動力電池產業也確實爭氣,不僅成長出了寧德時代這樣市值3000多億的行業巨頭,還有上百家的上市公司,以及上千家的產業鏈上下游企業。

但時間進入到2020年2月,曾經熱鬧一片的生產場面被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破,千廠開工的轟鳴聲被一片寂靜所替代。

電池的供應雪上加霜,電池供應短缺仍然像緊箍咒一樣,緊緊地套在了各個主機廠的頭上,短時間內還摘不下去。

“韓國的客戶沒有停止生產,一直在跟我們催貨,但是我們現在開不了工,國際物流也沒恢復。”一家江蘇南通的正極材料商表示。

2月10日,本該是很多工廠開工的日子,但是汽車和電池供應鏈上的廣大中小公司還有很多沒開工。

“誰敢開工?都在等通知,沒有批準前我是不敢開工,等著吧”,地處江蘇的另外一家電池材料廠商負責人表示。

“復工生產起來也快,但現在就算我可以生產了,其他人沒生產,物流也沒恢復,我也轉不起來。”該負責人繼續表示。

而此時,下游的電池廠商卻先轉了起來,據不完全統計,國內排名靠前的動力電池廠商多數都在2月10日實現了開工。

但已開工企業多數處于部分開工狀態,產能利用率尚處于較低水平。

而對于電池企業來說,低產能利用率就意味著高成本,就意味著在市場上沒有競爭力,以及隨之而來的虧損。

這些對于整個產業的影響則更為深遠,因為原來預計的動力電池降價可能會更遲到來,電動車在2020年的降本之戰也將更加艱難,這不是一個好消息。

由于汽車和電池產業鏈較長,上游供應極其復雜,搞不定上游供應,而僅自己開工是沒有實際意義的。電池廠和主機廠的最終產能恢復水平,是依上游整體供應鏈的恢復水平決定。而像汽車這種擁有1萬個零部件的產品,缺少一個零部件,整個工廠就要停工。整個生產環節拼的是木桶效應,整體恢復效率由最短的那一塊木板決定。

北京奔馳已經做出了榜樣。

為了幫助供應鏈企業恢復生產,2月6日,北京奔馳向天津市政府以及天津武清區發函,請求特批其在天津武清的19家零配件供應商提前復工。

然而,也許Tier1的復工之難可以靠一紙文書解決,那再上游的Tier2、Tier3、Tier4,還有更多中小供應商呢?

對于開不了工的中小廠商,不能生產就沒有收入,沒有收入,企業就面臨關張。

大面積的關張會帶來供應鏈的雪崩效應,毛細血管的大面積阻塞最終也會影響到動脈的供血不暢。

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對于更靠近終端消費者的主機廠、Tier1、電池廠來說,僅僅算自己的小賬已經不能完成止損。他們還必須幫助鏈條上生存的廣大中小企業收復失地。

同時,廣大中小企業主們作為這場抗爭的主力軍,必須完成自救。

對于大多數地方的中小企業來說,要想恢復生產,實現進賬,還需要先翻過三座大山。

復工資質

各地方政府為了應對返工大潮,防止連日來的防疫工作功虧一簣,在企業復工層面,設置了五花八門的附加條件。

出發點是可以理解的,但具體到執行層面,各地政府展現了不同的智慧。各地政策不一,大致上分為下面幾種:

1、企業承諾書

“江蘇泰州要簽署法人承諾書,要求外地返回員工需隔離14天,并確保消毒、防護儲備充足,可滿足7-10天使用才能開工。”江蘇泰州一電池回收企業負責人表示。

據上觀新聞報道,上海奉賢區對于申請復工的生產企業,要求其除了遞交復工申請外,還需要提交復工方案、人員信息登記表、應對疫情預案措施以及填報開復工防疫事項承諾書,保證做到“9個承諾”,包括承諾設立24小時熱線電話;嚴格管控來自或經過重點疫區人員;具備口罩、消毒藥劑、體溫測量設備等防疫物資儲備;每天早晚上下班分2次實施體溫測量并做好人員記錄;在廠區交通便利處設置至少1個容納5-10人的臨時隔離觀察點等。

客觀說,這些防疫承諾是必須、必備的,企業做出承諾后復工,合情合理。

2、“白名單”審批制

據《華夏時報》報道,杭州對于復工實行“白名單”企業制。2月10日起,杭州對全區符合復工條件的企業按“一企一方案”實行分類分片分時段申報,嚴格審批、有序復工。

2月9日,杭州市企業嚴格防控有序復工專班發布的復工情況顯示,29814家企業提出復工申請,最后核準的是162家,杭州西湖風景區、建委和交通局提出的復工申請,一家都沒有核準。

在上海,嘉定區擁有實地型企業1000多家,2月9日晚,嘉定工業區僅完成38家企業于2月10日正式開工的審批手續。

審查之嚴可見一斑。

3、實地審查制

企業要想完成復工申請,除了遞交書面材料,有些地方還必須接受實地檢查。

據福州新聞網報道,福州高新區的審批原則是“誰審批、誰負責”,領導小組專門設立實地檢查組,根據“分片區屬地管理”的原則,各指揮部分別對轄區內的復工企業進行檢查,檢查企業是否按承諾落實各項疫情防控措施,如不符合條件,應立即督促整改,并及時將情況報告企業復工審批組。

4、一刀切

2月7日,西安市疫情防控指揮部視頻調度會議上,明確了市級重點續建項目和規上工業企業開工必須要經過審批,嚴格制定疫情防控方案,完善防控措施,確保疫情絕對可控,確保沒有任何輸入和擴散的風險。而其他企業一律不得開工。

5、縣官不如現管

據《財經》的一篇報道稱,由于當地不少企業地處農村,一浙江電氣制造企業負責人戲表示,“現在是村長比區長還大”,為了確保本地疫情的控制,人員流動控制和復工審批在基層政府往往更加嚴格。“村里的制度和上面完全不一樣”,企業復工面臨更大的困難。

復工資質這道關卡,很多地方政府根據企業的個頭來排序,依次復工。

動力電池廠商由于規模較大,基本都能拿到開工資質,但是他們的上游供應鏈可就不一定了。如果每家廠商都像北京奔馳一樣給地方政府去函,地方政府也會不堪其擾。

單純從收入角度去算,并不是衡量企業價值的唯一手段,甚至也不一定切合實際。更何況,復工順序的公平性也未必能讓所有人都信服。

我們無意置喙地方政府的行政手段,在返工大潮下,任何的麻痹大意都可能使得社會各界的努力前功盡棄,沒有人可以承擔這個責任。

據《建約車評》在汽車行業人群中小規模溝通顯示,一些規模較大的供應鏈企業已經實現開工,而一些規模較小的廠商還處于等待審批狀態。

在私下的溝通中,大多數未得到批復的企業主的心態是“等”。一位愛開玩笑的東北老哥說:“只是不知道等來的是復工還是倒閉。”

在2月11日的國新辦發布會上,發改委秘書長叢亮表示,雖然復工復產可能出現大規模人員流動和聚集,存在疫情進一步擴散傳播的潛在風險。但是,如果不復工復產,短期內將影響疫情防控所需的醫療物資供應,長期來看各類生活物資也面臨短缺風險。這樣的防控措施是不可持續的,也難以達到戰勝疫情的目標。

叢亮表示,當前形勢下需要兩條線作戰,除了抗疫前線,“另一條線”就是經濟發展前線,主要任務是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降低疫情帶來的影響,特別是要為抗擊疫情前線提供充足的“武器”和“彈藥”。

國家發展改革委社會發展司司長歐曉理在會上更是明確的表示,我們將嚴格制止以審批等簡單粗暴方式限制企業復工復產的做法。

目前來看,錯峰返程與錯峰返工的目標已經逐漸在實現,隨著地方政策逐漸從過激走向平穩。中小企業要翻越的這第一座大山,僅僅是時間問題。

2月17日,新的一周開工情況會稍顯樂觀一點。

口罩、口罩,還是口罩

1月21日,當時疫情的新聞還沒有引起廣泛重視,《建約車評》的一位老師就敏銳的捕捉到了口罩可能即將告急,一口氣將樓下超市的60個口罩全部落入袋中,帶回老家,分發給家人。筆者和車評君還一度覺得他焦慮過度,事后來看,這位擁有多年采購經驗的老師無疑是英明的。

而大多數的人可能還沒來得及做出類似的決策,就已經出現了口罩荒。

2020年這個春節,全民帶口罩和一罩難求已經國民記憶中最深刻的部分之一。

口罩的短缺讓每一個需要外出的人感到焦慮。

囤積口罩對于個人來說,是安全感的需要。對于企業來說,是復工的必備條件。搞不定口罩,不要談開工。

沒有口罩,企業的老板們是絕對不會開工的。

在一些地方政府的開工規定中,要求開工企業必須準備夠7-10日的每人每天兩個口罩,方能開工。

對于鋰電產業鏈來說,由于作業情況特殊,多數企業是存儲有一定數量的防護物品的,但那點庫存物資在疫情面前是不夠看的。

搞定口罩對于勞動密集型的生產類企業來說,太難了。

根據工信部此前提供的數據顯示,疫情之前我國口罩最大產能是每天2000多萬只。

疫情發生后,受生產廠商春節停產影響,口罩產能受到了較大的限制,而口罩不屬于普通消費者的生活必需品,甚至在藥店內都不屬于大宗儲備商品,庫存有限。疫情爆發后,不少消費者哄搶口罩導致口罩庫存進一步告急。

2月9日,國家發改委經貿司副司長陳達介紹稱,截至2月7日,全國口罩生產企業產能利用率已經達到73%,其中醫用口罩產能利用率已經達到87%。

隨著全國各地陸續開始復工,人員流動增大,口罩企業的那點產量和巨大的需求相比,遠遠處于供不應求狀態,口罩依然是當前最緊缺的戰略物資之一。

由于前線醫療資源吃緊,國家緊急征用企業的口罩,導致了一些企業的復工準備付之東流。

當下無論是對誰,都很難有底氣地說口罩已經準備充分。

采購口罩對于企業的行政采購等部門,是個不小的挑戰。拼人情、拼關系,可能最后還是解決不了口罩的問題。

為了復工籌備防護物資,各種群里、朋友圈、網絡上充斥著求購信息。而在最近,正規3M口罩已經漲到70-100元/個,關鍵有錢還買不到。

不僅是朋友圈中的口罩價格驚人,就連在源頭的采購價都已經達到個不能讓人接受的程度,據中新經緯在2月10日發布的一篇文章中,引用一位跨境貿易人士稱,“年前,韓國口罩的采購價約3元/只,而最近幾天,其價格多在20-25元/只,足足漲了七八倍,有些工廠的報價更夸張,都漲到了48元/只。現在已不單單是‘一天一個價’,甚至每小時可能都在變。”

制造企業屬于勞動密集型,按照當下疫情,操作規范的生產現場,每人每天要消耗2個口罩。不要說企業采購成本吃不消,這龐大的需求數字,也讓采購無門的大多數企業,心生退意。

甚至還有人打起了防溢乳墊的主意。近日,上海青浦的一家企業實現了利用某品牌防溢乳墊增加口罩使用次數的設想,以應對口罩短缺。其基于原有供應鏈基礎,研發了一款“一次性口罩墊”,從立項開始,建模、進料、調整產品到最后通過國家實驗室驗證,用了10天時間。

好消息是,口罩的需求缺口上出現了很多跨界生產的熟悉身影。

上海通用五菱、比亞迪、廣汽等廠商紛紛抽出部分場地,利用自身業務優勢,建設口罩以及其他防護用品生產產能。

在醫用口罩生產過程中,對生產環境有無塵、恒溫恒濕等要求,而汽車行業的部分汽車電子行業本身就具有很多無塵車間、防靜電車間,車企生產中的“涂裝車間”對“無塵環境”要求極為苛刻,可以滿足口罩生產要求。

車企抽出部分場地,建設口罩等防護物資產能,一方面,既可以解決自身快速復工的防護物資短缺難題;另一方面,承擔了社會責任,為抗擊疫情做出積極貢獻。

而對于上游的廣大供應鏈企業來說,下游的車企客戶們已經紛紛開始布局口罩產能,這無疑會給他們的復工增強信心。

雖然口罩荒將一些中小企業的開工進度壓的實實的,但以中國世界工廠的能力以及政府、企業集中突破口罩等防護物資的產能,有理由相信口罩危機將會很快度過。

這座大山,對于大多數的中小企業來說,還是“等”的問題。

人、貨的流動

當前復工最大的問題是人員的到崗問題。

在鋰電企業聚集的長三角、珠三角等地,主要生產從業人員多來源于內地各省份。

而本次除了湖北省之外,河南、湖南、安徽、江西等勞務輸出大省也受疫情影響較大。

生產企業的年后招工本就是一年比一年更難,再加上今年的疫情,人員返工更是雪上加霜。

在一些農村地區,村村封路,跨村通行都成了難題。更不要說公交停運、省際客車停運,高速非本地牌照下不去等各地臨時不同的情況。

這些人員限流措施,每天的新聞多如牛毛,打消了人們想要跨省出門勞作的念頭。

同時,各回流重點區域對人口流入限制也特別嚴格。

人們發現即使歷經萬難,來到了城市,既不被歡迎,也要承受著代價。

根據“無錫發布”公布的政策,是將來自湖北、浙江、廣東、河南、湖南、安徽、江西等七省的人員一律勸返。非七省人員,要在本地有身份證件、暫住登記或是有自主住房的人等條件才能進入。

無錫的情況較為特殊,不具有可比性。而在其他地區,對于回城人員,一致的規則是應按規定接受為期14天的隔離觀察。

用一個網絡段子形象一點說,“村里不準出,城里不讓進”,這個說法并不算夸張。

由于人員回流難度大,回流意愿低。2月10日就成了名義開工日期,大多數企業并沒有完成開工所需要的足夠準備。

再加上鋰電行業比較發達的長三角、珠三角以及中部地區都受疫情影響較大,開工難度就更是難上加難。

即使已經開工的企業,眼下的到崗率還遠達不到正常水平。

地處江蘇鎮江的某生產企業的業務部門員工昨天在朋友圈曬起了自己炸的油條,詢問之下得知,生產到崗率是比較尷尬的。

開工的企業在節后復工的第一件事,也是先把防疫工作落實。

復工之后要做員工回流統計、員工健康排查、人員診斷隔離、廠區消毒、防護用品籌備等工作。

一旦工廠里出現感染,不但工廠面臨停工消毒,同期工人也都要隔離觀察。

執行上的細節來不得半點馬虎。

保持作業人員之間的距離,在公司食堂的餐桌加隔板或一人一桌,這些也都是基本操作。

但這些工作并不具備生產力。

復工不復產,成了2月10日復工的一個縮影。

復工的另一個阻礙就是物流以及運輸的不暢。

鋰電行業產業鏈長,需要上下游企業通力協作完成生產。即使個別企業復工,但產業鏈上游的原材料供應也未必能保證,再加上物流渠道的中斷,導致企業難以真正開工。

而下游的主機廠、電池廠等客戶,受物流阻斷影響,一方面要和供應鏈企業負擔巨大的物流成本,另一方面也要一起捱過被物流耽誤的時間成本。

對于大多數中小企業來說,相對于開工資質和口罩等硬性門檻,人、貨流動的彈性要大很多。

不能讓人貨流動起來的更多問題是出在企業的信心層面。有交付壓力和對未來有信心的企業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人和貨快速運轉起來。

而信念較弱的企業則會“理所當然”地認為,當下就是哪哪都轉不動,莫得辦法,繼續“等”吧。

恰恰這種“等”的心理是最要不得的,隨著“等”,流逝的是企業的生命力和員工對于復工的信心,還有客戶。

經歷過非典的眉州東坡老板王剛在面對此次疫情時表示,“如果你把員工都放回去了,連續幾個月都開不了張,這支隊伍就散了。所以我說人在精神在,人在軍心在。”他的信念是“不管多難,都絕不等死。”

結語

前段時間,在西貝的“現金流只夠撐住3個月”的熱點下,企業紛紛開始關起門來算自己還能活幾個月,結果算來算去發現,3個月還算不錯的。

玻璃大王曹德旺在接受《第一財經》采訪時談到現金流,他表示,3個月的現金流是正常的,哪個企業賬面資金會超過三個月?而至于能不能捱過三個月,他認為,企業必須想辦法自救。

而在新能源行業,受補貼退坡和車企壓力轉移影響,應收賬款成了二線動力電池廠商和上游材料廠商的噩夢,一家廠商的高管在復工之后的會議上吐槽說,“我們能給員工發應收賬款嗎?”

再加上韓國廠商在面板、半導體兩次逆勢加產能戰勝日本廠商的殷鑒還尤未遠,不禁讓人背后發涼。

據韓媒報道,連韓國的后進廠商SK創新都開始準備研發NCM9/0.5/0.5體系了。而中國的廠商受疫情影響,研發節奏被打亂,能否在2020年還繼續保持領先是行業不得不開始思考的問題。

而要想保住中國新能源行業來之不易的優勢,首先要保住這個產業的基本盤,這個基本盤不是抗風險能力較強的頭部廠商們,而是廣大的供應鏈企業,這些企業以中小企業為主。

在這場廣大中小的企業生存之戰中,“等”是個最讓人無奈的詞,它既可以說是企業應對風險的穩妥之舉,又可以成為逃避現實的托詞。

“等”來的可能是更大的機會和市場,也可能真就是倒閉。

而置身于事中的我們,可以選擇以更積極的心態去面對。我認為有兩個詞比“等”更適合來應對這場危機。

面對當下,以“防”為主

防什么?防疫情,防風險。

在防控條件下完成復工,已經成了企業的必備生產技能。

企業需要的是科學防控,避免過度焦慮。相對社會的群防群控,企業內部的防控是相對可控的。為什么在社會上會出現大量的瞞報新聞?是因為人在社會中的權利與義務并不對等,很難通過權利義務關系去約束每一個人。

而在企業與員工的雇傭關系下,瞞報行為相對來說,會因為權利與義務對等的關系,受到抑制。對企業瞞報的代價,企業是有辦法快速落實的。

所以,企業在摸排員工情況時,既不需要過分恐慌,但同時也要把工作做到細致。

雖然多數企業在防控工作上沒有經驗,但由于鋰電企業多數對無塵環境有要求,相信經過科學的培訓,企業是有能力實現自治防控的。

防風險,防的是企業猝死的風險。

這段時間,各家企業都在反復算賬,自己的錢還能撐多久,應該怎么花。經過這一段時間的再定位,相信每家企業心里的賬目都會非常清楚。

一季度本來就是制造業的淡季,相信也不會有企業對一季度抱有太多的幻想,這種本來就不高的預期,恰恰可以保護企業穿越低谷。

只要不是“猝死”這種非戰斗減員,應對接下來的挑戰是可以“強身健體”的。

面對未來,以“調”為主

在當前形勢下,所有的企業和個人都需要不斷的調整自己的預期,調整自己的目標,年前定下的個人目標和企業目標,都需要根據新的形勢作出修改。

心態上的調整也很重要,去年加了產線,想要大干一場,今年只想活著。這種心態不丟人,反而更務實。

現金流和利潤想要哪一個?該做出調整了。

須知,在調整心態和預期之后,人和組織的潛力都是無窮的。

積極的心態可以讓人更全面的審視這一次的危機。

就像丘吉爾說的“不要浪費一場‘好’危機”。

大多數企業是沒有機會經歷周期的,而只有周期才能錘煉偉大的企業。

在疫情的壓力之下,更容易看清一個人和一家公司的底色,這時候也是企業價值觀和個人品質真正外露的時候,平常很少有機會能讓大家互相觀察的這么清楚。

而在疫情結束之后,人員的流動一定會特別大,那這時候,無論對于個人還是企業都是很好的重新再選擇的機會。

同時,這也是企業重塑價值觀、錘煉團隊的好機會。

墻上張貼的那些口號在當下更容易被檢驗,而能在當下環境突出重圍,則會使得團隊在面對未來更加自信。

之前一直在推進的自動化、智能工廠到底是不是雞肋?這一次可以拿出來檢驗一下了。

而對于上下游的供應商、客戶來說,這次同樣也是壓力測試。

平常大家不是互相都想探個底嗎?這次真的到底了,珍惜機會吧。

對于一些經營狀態較好的企業來說,這一次有機會低價收購優質資產,最好的投資機會到了。

而危機一定會造成更多的企業掉隊,而“肉身”隕滅的企業,它的優秀員工、優秀客戶這次可能為你所用,前提是活下來的是你。

梅花創投創始人吳世春在評價這場危機時表示,“在所有組織里,企業是最脆弱的。因為一旦員工拿不到工資,軍心不穩,整個團隊就會很快喪失戰斗力。所以,相比國家還能繼續收稅,家庭還能繼續還債,中小企業是當下最容易受傷的一個群體。”

這場戰役拯救的不僅僅是肉身,還是一個個無形的組織。在這場戰斗中也沒有救兵,每個人必須學會自救。

別再“等”了,趕緊行動吧,保衛我們來之不易的局面。

參考資料:

當口罩遭遇“一小時一個價” ,《中新經緯》

制造業復工,打開物流通道是關鍵,《財經》

曹德旺:捱不過三個月是企業自己的事情,企業必須自救,《第一財經》

損失已近7000萬 眉州東坡為何堅持不關店,《零售老板內參》

感謝文中多位接受采訪的業內人士,作者微信lucicir,歡迎添加交流。

關鍵字:動力電池

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儲能網:xxx(署名)”,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中國儲能網)。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儲能網)”的作品,均轉載與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或配圖)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涉及版權問題,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opmizt.tw

相關報道

日本av女优放尿在线播放 球探比分直播 新疆18选7 福建快3 河北十一选五 北京赛车 2012奥运会足球直播表 风云足球直播表 胜分差 黑龙江11选5 天津11选5 7m篮球比分网 新2即时指数 秒速时时彩 老11选5 任选9场 北京快三